潘氏奕雋父子與黃丕烈的交往,從詩文唱和到書畫鑒賞

潘氏奕雋父子與黃丕烈的交往,從詩文唱和到書畫鑒賞


來源:中國油畫網   文章作者:李軍  點擊次數:

  蘇州博物館正在展出的跨年特展“須靜觀止——清代蘇州潘氏的收藏”,以《三松堂書畫記》《須靜齋云煙過眼錄》為著錄依據,展示70件潘雋奕、潘世璜這一支潘氏的書畫、碑帖等收藏。

  本文以清代著名藏書家黃丕烈與潘氏父子為切入點,梳理了黃與潘在詩文唱和、書畫鑒賞、雅集等交往,包括黃丕烈收藏《注東坡先生詩》殘本、對陶詩、蘇詩等,潘奕雋提史忠《雜畫冊》引首。

  潘奕雋(1740—1830)是大阜潘氏家族遷蘇后第一位進士,但他淡薄名利,中年以后退居吳門,以書畫自娛。他與兒子潘世璜(1764—1829)對書畫的鑒藏,因有《潘氏三松堂書畫記》《須靜齋云煙過眼錄》等著作行世,近年也有多位學者撰寫專文加以研討,故其概況久已為人所知。而潘奕雋祖孫幾代人的藏書,盡管有《三松堂書目》《香雪草堂書目》《西圃藏書目》等稿本流傳,但未經刊印,流傳不廣,且著錄頗為簡略,使人難窺其全貌。潘奕雋所處的清代乾嘉年間,正是蘇州私家藏書最為鼎盛的時期。清代最著名的藏書家黃丕烈,年紀較潘奕雋之子潘世璜僅長一歲,與潘奕雋父子往來頗為密切。

  翁雄、《黃丕烈像》(局部),南京博物院藏

  黃丕烈(1763—1825),字紹武、蕘圃,又作紹甫、蕘夫,號復翁、復初氏、宋廛一翁、求古居士、侫宋主人等。先世居福建莆田,十世祖黃秀陸遷居江寧,有祖墳在焉。至曾祖黃瑯移居蘇州?;剖銜∥迨輳?788)舉人,數上春闈不利,加捐戶部主事。一生以藏書、刻書為志業,六十三歲時曾在蘇州玄妙觀西設滂喜園書籍鋪。編刻有《士禮居叢書》。關于黃丕烈的交往情況,曹之曾撰有《黃丕烈交游考》一文加以梳理,潘奕雋、潘世璜父子名列其中,但并未專門論述潘、黃之間的交往情況。從江標《黃蕘圃先生年譜》、王大隆《黃蕘圃先生年譜補》等書中,可以發現黃丕烈與潘氏父子在藏書方面的交往其實并不太多,而雅集聚會、詩文唱和、書畫鑒賞似乎要多一些,茲對此略加梳理如下。
一、詩詞唱和

  從潘奕雋《三松堂集》看,他與黃丕烈有詩詞唱和,最早見《三松堂集》卷十一《和黃蕘圃移居韻》四首,其四“側想高齋陳蝶夢,尚憐陳跡作牛磨”句下自注云:“余于二月入都,五月始歸,故云?!卑粗度衫先俗遠┠昶住?,清嘉慶元年(1796)二月,潘奕雋挈子婦入都,五月出都。與此相合,則兩人有唱和必不晚于本年。是年,黃丕烈三十四歲,潘奕雋五十七歲?;曝Я矣詡吻煸輳?796)五月,從昭明巷養恬書屋遷居王洗馬巷。潘奕雋則早在乾隆五十八年(1793)七月,就從馬醫科巷躬厚堂,移居西花橋巷敏慎堂。此時兩人交往就日漸頻密,待到嘉慶七年(1802)歲末,黃丕烈移居城東懸橋巷,與西花橋巷更近,往來自然愈加方便。

  明刻本,《清塞詩集》,南京圖書館藏

  明刻本,《清塞詩集》,南京圖書館藏 

  在黃丕烈傳世的古書題跋中,我們發現潘奕雋父子的身影并不太多,南京圖書館藏的明刻本唐人周賀《清塞詩集》一卷,首尾均有黃丕烈題記,似是一年所寫,書前題記最后言及:

  中秋日重檢及此,因記。時潘榕皋、理齋父子散步至舍,劇談而去,頗極有朋之樂。

  據書后題跋日期知,此為嘉慶十二年(1808)丁卯八月間事。而在潘世璜《須靜齋云煙過眼錄》中,開卷第一條就提到:

  甲子正月三十日,黃蕘圃出示宋槧本《鑒誡錄》,墨林項氏所藏,后有查查浦、王漁洋、汪退谷、朱竹垞諸人題跋,內退谷蠅頭楷書數行尤精妙絕倫。又見宋槧本《白氏文集》十七卷,絳云樓燼余也。

  宋刻本,《鑒誡錄》,上海圖書館藏

  此條后有費念慈按語:“《鑒誡錄》今在虞山相國師家,己丑南歸所得也?!奔鬃游吻煬拍輳?804),黃丕烈四十二歲。虞山相國即翁同龢,宋刻本《鑒誡錄》后確實歸諸翁氏,一度由其后人翁萬戈攜往美國,十余年前已讓歸上海圖書館,重返故國。此書后有項元汴、朱彝尊、查嗣瑮、汪士鋐、王士禛、曹寅、趙懷玉、黃丕烈、顧千里、翁同龢等題記,卻未見潘世璜父子觀款或印章,據黃跋署“嘉慶甲子正月丁巳日”(即正月二十七日)知,黃丕烈得此書三天后,就以之示潘氏。同時所見,尚有得之顧莼家的宋刻本《白氏文集》殘本一種。這年五月八日,潘世璜過懸橋巷黃宅,見到宋拓《蜀石經·毛詩》、元刻《元統元年題名錄》、唐人寫經殘本等。同樣,在《蜀石經·毛詩》拓本上也未看到潘氏父子的痕跡,潘世璜題觀款的唐人寫經,下落不明,亦不見黃丕烈有題跋傳世,在潘奕雋《三松堂文集》卷二中有一篇《題藏經殘字冊》,提供了寶貴線索:

  城東畫禪寺長老旵峰藏有唐經生書《毗婆沙論》第一百五十五卷,余嘗題其后。今黃君蕘圃復獲是經,裝潢成冊,與畫禪所藏相較,似出一手。雖系殘本,其筆力之渾厚堅致,迥非宋以后人所能,墨香紙色,皆可寶玩。此系蕘圃搜廢紙所得,因嘆翰墨流傳,其不遇善知識湮沒零落者,正自不少耳。

  宋拓,《蜀石經·毛詩》,上海圖書館藏

  宋拓,《蜀石經·毛詩》,上海圖書館藏

  由此可知,黃丕烈所藏為唐經生書《毗婆沙論》殘卷,已被其改裝成冊頁。嘉慶十五年(1810)九月十八日,潘世璜曾訪黃丕烈,見宋本《劍南詩集》殘本。此書是同年八月得之玉峰吳氏者,雖是殘帙,但黃丕烈頗愛之,曾專門題詩二絕:

  好書積習愛探奇,菉竹空傷蔓草滋。不惜扁舟乘夜泛,復翁來讀放翁詩。
山明水秀鹿城西,解纜歸來日未低。十七年前舊游路,欲尋陳跡已全迷。

  宋刻本,《注東坡先生詩》殘本,中國國家圖書館藏

  由于《須靜齋云煙過眼錄》是潘世璜日記之摘錄本,所以陪侍其父時才有潘奕雋與黃丕烈見面的記錄,否則均付闕如?;曝Я乙蛞鴉袼慰獺短占范?,故將自己的書齋命名為陶陶室。兩年后,嘉慶十六年(1811)初冬,他又從周錫瓚處購得宋嘉泰淮東倉司刻本《注東坡先生詩》殘本,恰好是《和陶詩》二卷,黃氏詫為奇遇。居中促成此事者,可以說正是潘奕雋,黃跋記其始末甚詳:

  《注東坡先生詩》出吳興施氏、吳郡顧氏者,宋刻不多見。余往年游都中,見之于翁覃溪先生所,即商丘宋中丞得諸吳中本也。書多剝落,原缺十二卷,覃溪愛之甚,藏弆之室名曰蘇齋,誠重其世元二本耳。此外有奇零之本,未及記所存卷,今藏小讀書堆。惟《和陶詩》二卷,系全部之第四十一、四十二卷,雖不全而自可單行。香嚴書屋中有之,主人亦肯割愛,而需值昂,且余謂非商丘本所缺卷,不急急購之,然往來于懷已三年矣。辛未立冬日,榕皋潘丈拉游天平觀紅葉,道出來鳳橋,順訪香嚴主人。榕丈云,聞其有宋刻《東坡和陶詩》,可往借一觀乎?余曰,言借未必可得,吾當詭言得以取之。既見,談及是書,并與議直。竟許可,遂攜至舟中,與榕丈欣賞者累日。榕丈慫恿余得之,余亦以己巳冬新葺陶陶室,貯宋刻兩《陶集》,而此東坡《和陶》宋刻亦當并儲,以為宋廛盛事。特因力有不足,故遲之三年而愿未遂。茲一旦以旁人借觀之言,無意中成之,可為奇事。是晚宿吾與庵,向庵僧澄谷借商丘新刻《施注蘇詩》勘之。注語竟無一首完全者,豈向所收宋刻雖非缺卷,而亦多殘損耶,抑系妄人之刪削耶?觀此,益信宋刻之可貴。蘇齋所藏,商丘昔得于吳中者,彼猶遜于此矣。得之直未歸,得之意已決,乘興書此,謂三年宿愿一旦了之也。

|<< << < 1 2 > >> >>|


·上一篇文章:湖南祁東漁鼓唱醉全國網媒 展示祁東民俗文化
·下一篇文章:無